课堂

如何做虫害趋势分析

趋势分析是虫害风险管理中的核心内容之一,STARAIB审核中的重点考核内容。要做好的趋势分析,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专业性,还有就是评估人员的责任心,或者说,职业操守。

 

什么是虫害风险,是指对于特定被评估场所而言,任何有利于靶标害虫入侵或者孳生的条件或者环境。广义上的“虫害风险分析 “(Pest Risk Analysis, PRA),在国际上仍然是一个探索中的课题,常见用于检验检疫和农林部门。监测对象、监测手段、统计分析方法仍亟待深入研究。狭义而言,通过对特定监测设施(例如,鼠饵站、粘鼠板、捕蝇灯、蚊虫诱捕器等)所捕获的害虫数量或者害虫活动迹象(毒饵被摄食痕迹)进行分析,评估靶标害虫的虫害发生几率(风险)。

 

常见并用于风险分析的靶标害虫包括:

◢ 飞虫类:苍蝇、蚤蝇、蛾蠓 等;

◢ 爬虫类:德国小蠊、美洲大蠊 等;

◢ 啮齿类:褐家鼠、黄胸鼠、小家鼠 等。

 

虫害风险趋势分析或简称“趋势分析”。我们可对特定空间和(/或)特定时间内的特定虫害风险现状及变化趋势进行可量化的评估,并提供进一步追踪溯源的提示信息,从根本上逐步消除虫害风险。

 

在下文中,将以捕蝇灯和老鼠站作为监测设备举例说明。实施虫害风险分析的前提条件虫害风险分析需要风险评估人员对企业现场、监测设备特点和监测数据有透彻的了解,并以专业的态度予以评估。

1. 熟悉生产营运/现场

◢ 企业现场外围,包括周边至少30米半径内的环境特点;

◢ 室内的建筑结构,尤其不同功能分区间是否存在害虫通过的结构漏洞;

◢ 生产或营运流程,尤其人流物流走向和生产废料的处理程序;

◢ 原材料和包装材料的了解,尤其关注供应商产品是否携带害虫入侵;

◢ 日常管理程序的了解,尤其是日常清洁程序的实际情况和门窗的关闭。

 

2. 监测的有效性

◢ 策略性的设备布放,可保证所有的害虫入侵或孳生的高风险位置得到有效的监测;

◢ 正常使用,例如“7×24小时“的不间断使用,从而保证监测数据的连贯性;

◢ 正常的维护,例如避免设备因故障或者人为损坏而失效;

◢ 所有的监测数据真实并得到妥善保存。

 

3. 评估人员的专业程度

◢ 对常见害虫种类的识别 ,细化到种

◢ 良好的沟通能力,能用图表和数字表达

◢ 严谨细致的现场检查和数据分析能力

 

虫害风险趋势的作用,是一种通过微观数据汇总比较,判断企业的宏观虫害风险变化情况的工具。一旦涉及到量化,会出现很多的所谓“数据化陷阱”,所以在数据采集和分析有很严格的要求,否则就会变成毫无意义的数字游戏。作为食品企业品控,要懂得运用这些原则来要求服务商。好的服务商,都是被严格要求和培养出来的。

风险分析的实施步骤

1. 数据收集

数据采集是正确分析的前提,就是对监测设备所提供的特定时间内在特定位置害虫活动迹象数据进行计数,例如捕获的特定蝇种的数量或者鼠毒饵被取食的块数。这其实是一个数据采样的过程。“趋势分析“所需要的数据,必须具有时间和位置上的可比性,所以需要满足以下的要求:

a)    采集时间

◢ 数据必须是连续的,若观察数据缺失,则无法准确评估所缺失时间段的虫害风险;所以,监测设备必须7×24小时正常使用。一旦出现故障,需要及时排除;厂方不应关闭监测设施。

请思考:为什么我们不能冬天关掉捕蝇灯?

◢ 数据采集的时间间隔是相同的,例如每周一次或者每月一次。每个数据所体现出来的,是自上次采集数据并更换粘纸(或毒饵)后所发生的虫害活动迹象总和。如果采集的时间间隔不同,则在分析数据时,数据间将无可比性。

请思考:为什么服务周期要相对固定,不是随叫随到?

b)    采集位置

◢ 数据采集点的位置,即监测设备所在的位置,必须是相对固定的。每台设备的编号保持固定,否则容易在分析时产生数据混淆。原则上,每个数据应来自单台的设备。但在需要做区域比较的情况下,也可以把特定位置范围内的所有同类型设备的数据进行累加,以其总和数量来做不同时间内的趋势比较。例如,可以把仓库内的若干块编号粘鼠板捕获的老鼠数量总和进行每月比较。但不能把地理位置上没有任何共同点的监测设备随意进行求和比较,例如,不应把厨房的部分粘鼠板与仓库的部分粘鼠板进行累加。

请思考:为什么要画设备分布图?为什么编号?

◢ 若数据采集点有较大的变化,包括增加、去除或者大迁移,则应在分析中体现出来。例如,A区中原布放了10台捕蝇灯,但被厂方拆掉了3台。每台所获得的单独数据和A区捕获的总和均有可能受到人为影响,数据的可比性将下降。

请思考:如果拆除了监测设备,意味着可能在监测环节出现什么问题?在什么情况下,才可以拆除监测设备?

c)    采集人

◢ 数据采集人需要具备基本的害虫识别能力,例如对于检查捕蝇灯的服务人员,必须具备鉴别家蝇、麻蝇、蚤蝇、果蝇和蛾蠓等常见飞虫的能力。

请思考:如果分析报告中只是提及发现的害虫是“苍蝇”甚至“飞虫”时,是否能根据其生态习性追查问题的根源?我们的虫害服务供应商是否按这个要求培训了员工?

◢ 原则上,每次数据采集,均由相同的服务人员实施。若需要更换人员,新的服务人员应具备至少同等水平的害虫识别能力,以确保数据统计标准的执行可靠性。

请思考:每次服务商更换服务人员时,你需要如何提出正确的要求?

 

2. 数据分析

所采集的可量化数据,经过服务人员的整理分析,可以反映出特定时间和/或特定位置内的害虫活动模式,反映出在不同时间段内相同位置或相同时间段内不同位置的害虫活动情况。这些数据是无法独树成林的,只有具有可比性并在时间或者位置的横坐标上才有分析意义。例如,“A112月间的家蝇活动趋势变化(#1-7捕蝇灯捕获数量)“或者”1月份内ABCD区的老鼠活动情况对比(#10-25老鼠站毒饵被取食阳性情况)“。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虫害风险趋势分析“,并不能等同于害虫密度分析。严格意义上讲,害虫密度是指某一时间点上特定空间内特定害虫种群中的个体总和(例如,某特定车间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虫的总数量),这在实际服务中不易实现,我们所获得的数据,仅仅是检测设备或目测所采集的有限信息。或者说,更近似于抽样分析,而不是整体统计

 

通过对害虫活动情况的分析,从而有助于我们发现在时间上或者地理上导致虫害产生的具体原因。例如,在安装有效风幕后,B仓库中捕蝇灯所捕获的家蝇数量从上月的200只降为这个月的10只,分析结论不应是”家蝇密度降为10“,而是”本月数据显示,家蝇的入侵(孳生)风险相对上个月有所下降“,提示的是环境变化或者具体某个措施的有效性

 

3. 沟通跟进

一般情况下,经过数据分析、进一步现场检查后,虫害控制服务人员需要整理与厂方沟通的信息,包括:

◢ 数据提示的具体风险、变化情况和严重程度;

◢ 厂方已经采取的措施和;

◢ 需要厂方及时跟进的措施及预期效果;

◢ 虫害控制服务人员将进一步跟进的计划

 

电话咨询